广州律师
网站首页 律所资讯 精英团队 网站公告 优势业务 经典案例 律师风采 联系我们 专家说法 著作论文 律师答疑 在线咨询 诉讼须知 政法黄页
新闻追踪 热点关注 热门推荐 社会聚焦 法律顾问 公司法务 建筑房产 金融证券 知识产权 国际商务 海事商事 行政纠纷 连锁经营 经济合同
债务纠纷 刑事辩护 婚姻家庭 民事纠纷 交通事故 保险索赔 公司上市 兼并重组 清算破产 医疗事故 投资融资 财税业务 劳动法务 消费权益
律所资讯
·本所开讲“房地产案源开拓策略和技...
·简正德主讲《房地产官司胜诉策略与...
·法制盛邦被评为全国优秀律师所
·简正德再次当选法制盛邦建房部部长
·法制盛邦实现年收入创亿元的历史性...
·简正德担任首席仲裁员快速裁决法院...
·法制盛邦所成功中标广州市重点项目...
·著名法学家贺卫方教授来我所举办讲...
经典案例
· 金牌律师打赢中国诉讼欺诈第一案
·企业五亿资金被冻结,律师介入立马...
· 简律师代理一宗离婚冤案反败为胜
·简正德担任首席仲裁员快速裁决法院...
·查封的房屋被错误确权 简律师出招...
·简正德代理村民告赢镇政府夺回水库...
·简正德成功代理中国最大诉讼欺诈案
·购房者告赢曾是中国首富的地产商
律师风采
·为圆法治梦 永怀公正心
·简律师不简单
·“正义律师”誉满羊城
·简正德律师简介
·一个法律金点子净赚数亿元
·具有世界性影响的著名律师
·剑胆琴心铸法魂
·恪守职业道德 演绎律师风采
联系我们
·电子邮箱:5168@famouslawyer.cn
·联系电话:+86-20-38871869
·传真号码:+86-20-38870222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385号
           太古汇一座31层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律顾问 >> 详细内容
 
用权力发财的既得利益者不想改革
发布日期: 2012-12-19    阅读次数: 1623

吴敬琏:用权力发财的既得利益群体不愿意改革

马光远:而且只有一个主要数字,增长的速度。

马光远:也是一个数字化的考核,比如说我们谈到效益的时候,除了我们总规模以外,我们还可以问,比如说我们生产一部手机,我们赚了多少钱,韩国人的三星赚了多少钱,美国人的苹果赚了多少钱,这个可以由数字化来。如果说我们把我们利润提高10个百分点,这就有质量,质量提高了,效益提高了;再比如说,我们谈到我们产能的时候,那么有很多的它是卖不出去,也就是说相对我们实际的这种应用,我们行业本身产能完全过剩了,那么我们把它砍下去多少,这也是一种质量。所以我觉得这种质量本身并不意味着我们丧失一个数字化的管理,而是完全用数字来解决,你比如说我们现在掏出一块钱,那么在这一块钱里面如果有50%以上是由技术带来的,那么这个我们说有效率,那么如果说只有五分之一是由技术带动,剩下的五分之四,必须靠大量的投入来带动的话,那么这种增长本身你就是没有效率的增长,没有技术的增长,所以我们说我们所谈到质量和效益完全可以用数字来考核,这个考核体系更加复杂了,更加科学了,而不是说我们现在只看一个,我们现在看到每年全国各省份经济排名的时候,大家看到只有一个数字,这是不科学的。

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手机产销市场,按照2011年的数字,11.4亿台的产量占据了全球手机生产的70%,但即便是在这样一个占据绝对优势的领域,中国制造的含金量仍然十分有限。

在深圳一家国产手机企业向我们道出其中的原由:

张智学(基伍集团总裁):你看这个触摸屏的芯片是韩国的,这个是屏幕,这个屏幕呢,是韩国的,这里面一个主要部件,就是芯片,这个芯片是美国的,看这里面有一个摄象头,这个摄象头现在目前的技术是日本的。

记者:哪些是国内生产的?

张智学:电池和充电器,包括包装盒都是国内生产的。

对于技术研发众多中小手机生产商有心无力,那么大企业情况又怎么样,作为我国目前手机研发投入最多的中兴通讯的年研发投入近百亿元,但是这样的投入规模也只有三星的六分之一。

倪飞(中兴通讯努比亚总经理):比如说我卖一部手机给你,他就会问你,你这个手机屏幕值多少钱,芯片值多少钱,摄象头值多少钱,电池值多少钱,比如最后算下来之后总共一百块钱,OK,110块钱你卖不卖,你脱离不了卖器官的这个状态。

刘戒骄(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员):你即使承揽了这个订单,利润也是很微薄的,特别是中国制造业,中国的这些企业,甚至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是一种客观的必然。

赵锡军:重视质量能让效益和规模得到很大的提升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质量的问题跟我们经济整个规模有密切的联系,跟我们经济速度也有密切的联系。如果说我们追求规模和速度是从总量上来看待这个问题的话,那么我们追求质量,追求效益,更多的是从单位的指标来看待这个问题。每个指标都变好了,那么你的总量也在变好。如果每年我们的那些事故减少很多,整个我们节省下来的可能会创造更多的价值,能够有更高的规模出来了,效益也提高了;

再比如说,我们在整个价值链里,如果我们更多的是追求终端、高端,那么我们相对来讲,要用更加精细化的投入来获得一个更高的产出和效益,就可以改变我们在低端的产业里,你投入100块钱,你只得到10块钱的状况,我们可能会投入50块钱,能够得到50块钱的收入,但是总的来讲,这个效益和规模也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马光远:提高创新能力达到最大产出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比如两个小孩子考试,一个小孩用很科学的办法,他平常就是学习8个小时,平时好好玩,锻炼身体,很轻松的考了80分。另一个小孩,父母给上了很多辅导班,从来不让玩,每天学习到两点以后,早晨6点以后起床,结果也考了80分,那么这两个经济增长,哪个好?很显然用科学办法的那个好。

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国家,经济增长达到4%或者5%就非常好,而且质量会很好,物价稳定,就业充分,老百姓收入很高,赚的钱很多。但是有一些经济增长速度非常快,比如我们赚的钱本身来讲就非常低,所以速度本身并不是最重要,最关键的。关键的是什么?你在什么样的速度下,获得什么样的产出?这是很重要的。这个产出的决定因素又是什么?我们前三十年主要驱动两个驱动,一个投资驱动,一个出口驱动,出口很多东西,但是赚的钱可能很少,但投资了很多东西,现在我们投资的比率在全球是最高的,我们现在投资占GDP的比例45%左右,在高出全球平均的比率是一倍以上,我们现在产出,是差不多投5块钱,产出只有一块钱。那么这样可能是在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这是哪个环节?就是创新的环境,你没有创新,你没有全要素生产率,现在一块大石头,我们用了一百个人在那儿搬,那么美国用一个司机开一台铲车搬,就搬过去了,GDP的增长是一样的,但是人力的投入是美国的一百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很少的人力投入,很少的资本投入,来达到一个大的产出,那么达到这个途径唯一办法,就是提高创新能力。

吴敬琏:特殊既得利益群体不愿意改革

(经济学家《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十八次代表大会确定了我们今后要做的事情,是要推进市场化改革,十八次代表大会明确了,我们要继续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但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什么呢?就是更大程度,更大范围,更深的层次上,要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现在属于特殊既得利益群体,就是用权力来发财致富的人,总体来说,他会有一种倾向,他会不愿意改革。所以估计今后这个阻力障碍会很大,所以要下定决心,就是中央委员会报告说的,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来推进改革。

马光远:要通过改革来理顺整个机制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在文件里谈到了一个倒逼机制,就是说我们现在面临的战略机遇,不是简单的纳入全球分工体系,扩大出口,扩大投资的传统机遇,而是倒逼扩大内需,提高创新能力,转变发展方式的机遇。那么要扩大内需的话,首先就要提高老百姓的收入,做好它的社会保障,这就涉及到收入分配改革问题。要提高我们的创新能力,那么我们的科技体制改革要创新,要改革。我们现在说,我们未来的创新体系应该是一个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体系,但我们现在不是,我们现在很多创新是由科研院校、科研单位做出的创新,但是这些创新本身的生产转换率又非常低。

第三个就是要转变发展方式,那么我想转变发展方式里,我们最直接的一点,就是我们的投资怎么办?我们现在说,我们既要靠内需,还是要靠投资,靠什么样的投资?我们靠不断扩大民间投资,利用民间投资本身的这种主动的选择产业的机制,来转变我们的发展方式,那么这又涉及到我们的投资体制改革的问题,所以我们现在谈的有质量的增长,保证前提关键是什么?都是两个字,那就是改革,现在唯一能够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唯一能够提高经济增长质量的,别无他图,不是再去靠投资,不是再去靠出口,而是靠改革,通过改革推动把整个机制来理顺。我们现在谈到的是一个增长问题,事实上本质上还是一个改革问题,我们靠以前的老路已经走不下去了,必须来改革,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必须到位。

赵锡军:改革能够直接推进质量的提升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的理解就是有增量的增长,它跟以前追求速度和规模的增长不一样,原来可能我们不太强调,我们用数字掩盖了一些其他的质量的问题。比较来讲,我们可能在同样产出一百块钱GDP的时候,我们消耗的能源可能更多,我们消耗的其他方面的资源可能更多,我们可能排放的废弃物更多,但是我们用速度和规模掩盖住了这种状况。现在是追求质量的时候,那么你就必须得把这个东西翻出来,这些变化涉及到我们评估考核体系的一系列的制度改革。所以在这些领域里,各方面的改革的推进跟经济质量的提升之间,它应该有直接的联系,能够直接推进质量的提升。

马光远:市场化改革要推行到位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事实上,吴敬琏老先生讲的几句话很平实,但是很关键,也就是说我们这么多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究竟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本质仍然是市场对资源的配置起基础性作用,这是我们改革的突破方向。如果说,资源的配置权不在市场手里面,而在机构部门的手里面,就肯定有寻租,肯定有阻力,肯定有利益。那么必须是市场化,回过头来讲仍然是市场化,我们市场化改革推行到位的话,很多改革都迎刃而解,

赵锡军:在能够达成共识和妥协的地方进行突破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最容易突破的能够达成共识和妥协的地方,就是容易突破的,如果说改革是要有更多的勇气的话,那么我想就是要找到大家能够达成共识的地方进行突破。

 
本站由被评为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的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精英团队
为客户提供全方位、高层次、高质量的法律服务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385号太古汇一座31层
邮编:510620 联系电话:+86-20-38871869 38870111 传真:+86-20-38870222
关键词: 广州律师 广东律师 广州房地产律师 广东房地产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