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律师
网站首页 律所资讯 精英团队 网站公告 优势业务 经典案例 律师风采 联系我们 专家说法 著作论文 律师答疑 在线咨询 诉讼须知 政法黄页
新闻追踪 热点关注 热门推荐 社会聚焦 法律顾问 公司法务 建筑房产 金融证券 知识产权 国际商务 海事商事 行政纠纷 连锁经营 经济合同
债务纠纷 刑事辩护 婚姻家庭 民事纠纷 交通事故 保险索赔 公司上市 兼并重组 清算破产 医疗事故 投资融资 财税业务 劳动法务 消费权益
律所资讯
·本所开讲“房地产案源开拓策略和技...
·简正德主讲《房地产官司胜诉策略与...
·法制盛邦被评为全国优秀律师所
·简正德再次当选法制盛邦建房部部长
·法制盛邦实现年收入创亿元的历史性...
·简正德担任首席仲裁员快速裁决法院...
·法制盛邦所成功中标广州市重点项目...
·著名法学家贺卫方教授来我所举办讲...
经典案例
· 金牌律师打赢中国诉讼欺诈第一案
·企业五亿资金被冻结,律师介入立马...
· 简律师代理一宗离婚冤案反败为胜
·简正德担任首席仲裁员快速裁决法院...
·查封的房屋被错误确权 简律师出招...
·简正德代理村民告赢镇政府夺回水库...
·简正德成功代理中国最大诉讼欺诈案
·购房者告赢曾是中国首富的地产商
律师风采
·为圆法治梦 永怀公正心
·简律师不简单
·“正义律师”誉满羊城
·简正德律师简介
·一个法律金点子净赚数亿元
·具有世界性影响的著名律师
·剑胆琴心铸法魂
·恪守职业道德 演绎律师风采
联系我们
·电子邮箱:5168@famouslawyer.cn
·联系电话:+86-20-38871869
·传真号码:+86-20-38870222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385号
           太古汇一座31层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家说法 媒体报道 >> 详细内容
 
简正德律师在广州日报发表专家说法,侵犯公众名人的名誉权也需承担责任
发布日期: 2016-11-25    阅读次数: 701

方方:毕竟柳的诗太差了
柳忠秧:方必须赔礼道歉

广东高院再审“方柳之争”
方称本不想多管闲事
柳称打官司为告诉女儿“爸爸不是跑奖”
肖欢欢
对话方方独家视频,请扫码关注广州日报人物在线微信公众号。
方方
柳忠秧(资料图片)

  “谈不上紧张,长见识而已。” 方方笑着说。11月16日上午,广东省高院就方方申请柳忠秧起诉她名誉侵权一案再审进行听证。 

  两年间,湖北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方方和诗人柳忠秧之间的官司纠纷在文坛引起广泛关注。从没有过庭审经验的方方在出庭前还在问律师,在庭上能不能说话,哪些话能说。当天的听证一直持续了4个小时。出庭完的方方半开玩笑地说,说不定以后可以写一些法庭题材的作品。

  就这起两个作家之间的官司,本报记者专访了双方当事人。“毕竟柳的诗太差了”,方方称, 假如败诉,“我又有什么不好意思输呢”。柳忠秧则称维权是为了让上小学的闺女知道,“爸爸不是跑奖的”。

  文/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陈文杰 

  图/广州日报记者廖雪明

  (署名除外)

  “走的是法律渠道,比他用下流方式骂人要好得多。”

  “社会对这种文坛不正之风深恶痛绝,对诸多跑奖要奖、行贿得奖的现象积怨已久,刚好到了我这里,成了一个发泄口。”

  “听说法院要把我纳入黑名单,觉得有些荒唐。不能坐飞机和高铁就不坐拉倒。无非不去参加活动,也没什么大不了。”

  “如果我的这些温和的观点在旁人看来也是冒犯,那只能说这个社会有病。是社会让人们神经脆弱,只想听谄媚,而无力承受些微的批评。”

  谈官司

  柳是公众人物要承受批评

  广州日报:官司如此曲折有没有想到?

  方方:完全没有。我的微博没有一个辱骂或诽谤的字。内容是基本事实。我没有想到他会起诉。对于他的起诉,我反而觉得比他到处骂我要好。

  广州日报:这件事对你影响大吗?

  方方:不太大。就是耽误时间,麻烦,得罪人。当我听说法院要把我纳入黑名单,觉得这个有些荒唐。不过,后来想想也觉得没什么。不能坐飞机和高铁就不坐拉倒。无非不去参加活动罢了。我们不能说有正义感的人没有了,敢于批评的人没有了。但如果一有人批评,就遭对方起诉,以后这种声音恐怕就真会没有了。

  广州日报:如果这个案子判你败诉,你怎么想?

  方方:我在微博上说过,“法院好意思让他赢,我又有什么不好意思输呢?”微博针对柳忠秧的是三点,一是诗太差,这是对作品的评价,不涉侵权;二是“四处活动”;三是“搞定所有评委”。我只要说的是事实,就不存在诽谤。首先,到处请相关人吃饭这一点,柳忠秧自己也没否认,他用了“诗酒风流”四个字来诠释自己的饭局。

  而“搞定所有评委”一说,则是他在作品参评前四个月内连续举办四场自己的作品研讨会。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自己出钱做自己的活动,是他的自由。但这个时间点不对。在评选前夕,频繁举办自己作品的研讨会,太反常了,也涉嫌笼络评委。他有钱有人脉可以做这些事,但对于没钱没人脉的其他参评人,就极不公平。就凭这点,他就应该被批评。

  之前在广东的鲁迅文学奖评选推荐中,广东评委直接将他的作品淘汰了,他不服,又再评。仍然将他的作品刷了下来。这点上,我很佩服广东评委。这届他转道湖北。在评选当年和前一年,湖北某媒体对他的报道非常多。临到评选前几个月,几乎每月都有关于他的报道。这样一个被媒体关注的人物,无疑是一个公众人物。作为公众人物,既要乐于接受公开赞扬,也要勇于承受公开批评。

  谈文学奖

  功利评奖对文学是伤害

  广州日报:柳忠秧的诗有那么差吗?

  方方:如果不是诗太差,网上也不会引起这么强烈的公愤。有人说这是“方柳之争”,这个提法不准确。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争执,我只是发了条批评微博。这是件不需要争议的事。“炮轰”也完全谈不上,哪有炮弹?微博中说评委教授们“重人情、轻文学”,是其中最重的一句话。这类事见多了,大家心里都有愤慨,一看就清楚是怎么回事。

  广州日报:文坛跑奖的情况多吗?

  方方:应该很多吧?不然怎么一条微博会引起这么大反响?

  广州日报:你之前说过,一个国家文学奖,可以让一个作家少奋斗几十年?

  方方:因为附着在评奖上面的利益太大。一部作品获奖,可以让作者名利双收,甚至仕途通畅,所以引导很多人削尖脑袋争着去得奖。评奖过程中各种不正之风也普遍存在。评出的庸作也不少。这样的文学奖对文学其实是一种伤害。

  广州日报:文学奖评奖争议多,你一个人站出来孤独吗?

  方方:谈不上孤独,支持我的人非常多,网友们不计其数。一直都有人要声援我,甚至提出签名,我都婉拒了。我也不想给朋友们添麻烦。但实际上,还是有人做了。他们通过微信的“小众”公众号,书写文字、签名声援,其中有不少相当著名的诗人。

  谈“战斗”

  社会有病无力承受批评

  广州日报:为何你要管这件事?

  方方:我本来也不想管这些事,社会风气这么坏,大家都懒得管,我也一样。中国作协公示名单中有柳忠秧的作品,我也没说什么。我是在十天之后,听说他全票通过后,才很生气,并一怒之下发了微博。注意这个时间点:是公示十天之后。我的“把所有评委搞定”一说的前提,是来自他的“全票通过”, 这之间是有逻辑关系的。

  广州日报:很多人说你是文坛女斗士、包青天。

  方方:没有听到这样的话。我是一个性格很包容的人。不是包公,更不是纪委,也懒得管闲事,更别谈“战斗”。但如果我的这些温和的观点在旁人看来也是冒犯,那只能说这个社会有病。是社会让人们神经脆弱,只想听谄媚,而无力承受些微的批评。

  广州日报:有人说,你是有300万粉丝的大V,又是体制内作家,说话更要讲究分寸。

  方方:对一些事情发表自己的观点,跟体制内和体制外没有关系。难道体制内的作家天然就该满嘴说假话?其实,纵观中国的优秀作家,大多还是在所谓的体制内。

  “我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比方方重要。我是一流的诗人,她是二流的地域性作家.”

  “别人跟我的孩子说,‘你爸爸是跑奖的’,小孩都懂得。我一定要打赢这个官司,让她知道,我这个当爸爸的没有跑奖。”

  “她乐此不疲,自鸣得意地到处宣扬‘心直口快’。作为一个高级公职人员,她的个人修养和法律修养都有待加强。”

  谈官司

  她玩文字游戏不删微博

  广州日报:网友对你的批评更尖刻,评价更低,是否也要起诉他们?

  柳忠秧:网上的水军多了,与网络较什么劲?如乱拳打进棉花堆,更如堂吉诃德大战风车。不去理也罢。

  广州日报:方方认为她已经履行了法院生效判决。

  柳忠秧:二审维持原判,要求方方应立即删除侵害我名誉权的微博及评论、转发文字,在其新浪微博上刊登道歉声明,并向我支付精神抚慰金2000元。

  最重要的删除微博,正式向我赔礼道歉,这些都没有。她在玩文字游戏,她执行了最不重要的那部分。执行判决必须百分之百完整,哪怕只执行了百分之九十九,都不行。    

  谈宴请

  文友诗友就不能聚聚吗

  广州日报:你和方方之前是否有交集?

  柳忠秧:我和她互不认识,之前没有任何矛盾。

  广州日报:评奖前是否有评委接受了你的宴请?

  柳忠秧:我的律师在法庭上已充分举证,我根本不知道评委是谁,何来“请评委吃饭并有利评奖”一说?

  “柳忠秧跑奖”一说是彻头彻尾的伪命题和冤案。我比窦娥还冤。既然连法院都判方方指责我跑奖不成立,那我跟谁吃饭都可以。我的饭没花一分钱公款。大家可以查飞机、火车实名购票记录。每次回老家武汉,与其说是吃饭,不如叫“集中见面”更妥帖。我和夫人双方都是大家族,两边都是四代同堂,我在武汉的亲戚朋友、文友诗友那么多,难得回来一趟,就不能聚聚?

  谈文学奖

  含金量低不再参评

  广州日报:你的诗歌处于什么水平?

  柳忠秧:我个人认为,我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比方方重要。我是一流的诗人,她是二流的地域性作家。我的诗歌有很多学院派、理论界的人关注,核心期刊上发了这么多文章评我的诗,在她眼里却一文不值。她是外行,读不懂我的诗歌。说到底,这是一种权力的傲慢和越位。

  广州日报:你认同国内的文学奖项含金量在降低这一说法吗?

  柳忠秧:非常认同。在把作家分为三六九等(部、厅、处、科等各级官员作家)、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的极不公平环境下,我认为官方的评奖很难公平,也没有价值。在“方柳之争”发生不久后宣布从此不参加官方的文学奖。

  谈影响

  为孩子我更得维权

  广州日报:这件事对你影响大吗?

  柳忠秧:她的言论给我和家里造成了非常大影响,旷日持久的诉讼令我和家人身心疲惫,严重影响工作、学习。

  别人跟我的孩子说,“你爸爸是跑奖的”,小孩都懂得。我一定要打赢这个官司,让她知道,我这个当爸爸的没有跑奖。

  方方的造谣非常离奇,在根本无需要跑奖的阶段,她诬陷我跑奖,她对我的造谣,是改革开放以来文坛最大冤案。我维权,既是为自己,也是为家族,更是为我读小学的闺女,不能让她背上“爸爸是跑奖的”污名。方方对我造谣抹黑,在我看来,她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而她还乐此不疲,自鸣得意地到处宣扬她“心直口快”。作为一个高级公职人员,她的个人修养和法律修养都有待加强。


  律师说法

  是否公众人物为认定名誉侵权关键

    法律专家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简正德律师昨天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7条规定:“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

  认定行为是否构成名誉侵权必须具备以下条件:行为人客观上存在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并为第三人知悉。只有在行为人所实施的侮辱(体现为以不当的言辞评价、贬低和毁损相对人的人格,不涉及“事实”的真实性问题)、诽谤(体现为披露、散布虚假事实)、披露其隐私权(体现为披露、散布法律所保护的他人私生活信息)等行为影响到社会公众对受害人的评价时,才能构成对名誉权的侵害。就本案来说,柳忠秧要证明方方对其名誉权构成侵犯,必须列明事实证明方方对其实施了侮辱、诽谤行为,造成其社会评价降低,如果有上述行为,并且对方主观上存在过错,则构成名誉侵权。反之,则不构成。同时,虽然方方已申请再审,但除非再审改判或上一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中止原审判决,否则,二审法院的判决为生效判决,其应该依法履行。如拒不履行,可申请强制执行。

  简正德还指出,“侵害名誉权”,主要是指一个人的社会声望和社会评价受到极大伤害的言论和行为。而这个人是公众人物,还是普通百姓,应该做严格区分。对于公众人物提起的名誉侵权之诉,在主观过错方面侵害了公众人物的名誉,也不应认定为侵权。

 
本站由被评为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的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精英团队
为客户提供全方位、高层次、高质量的法律服务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385号太古汇一座31层
邮编:510620 联系电话:+86-20-38871869 38870111 传真:+86-20-38870222
关键词: 广州律师 广东律师 广州房地产律师 广东房地产律师